厉害了牡蛎!除了烤着吃 它在福建还能修桥和建房!

2018-11-01 11:12:30 文章 30

紫苏子


居住在海滨的福建人,必定对这般现象形象深入:旭日未升时,讨海归来的男男女女列坐岸边,手里捏一把小刀,干脆利落地将生蚝的软肉从硬壳里剜出来。空气里满是新鲜的海腥味,逐鲜而来的买家早已聚满岸边。


“冬至到清明,蛎肉肥津津”,眼下正是生蚝很肥美的时节。对于福建人来说,生蚝是承受度和受欢迎度都很高的一种海鲜。除满意门客的口腹之欲外,这种小生灵还在交通业和建筑业兼过职:在泉州,它不只曾用来构筑千年不倒的石桥,还能缔造通风、凉快的特征“蚵壳厝”。


清明前后福建生蚝很甘旨


福建生蚝的甘旨是公认的。每年冬至到清明前后,肥美的生蚝一波波上市,常引得一帮知味的老饕竞折腰。


生蚝吃法百样,从海蛎煎、海蛎饼再到浮粿、润饼菜,聪明的福建人绝不会让天赐的甘旨食材在单一的烹饪方法上画地为牢。当然,这种吃的才智从古人那里早就颇有建树。明人黄承昊吃遍了福建的闻名海产,郑而重之在《折肱漫录》里盛赞福建生蚝“其味冠海错”,竟是许多海产中的第一名了。至于吃法,他说“炙食甚美”,大约是今日盛行的碳烤生牦之类的做法。


到了郁达夫那里,这位多情的文人更不惜对福建生蚝的赞许之词。他坦言福建的蛎房较之江浙滨海一带所产,“特别的肥嫩清洁”。他更多情地以为,生蚝“价钱的廉,滋味的鲜”,比起苏东坡在岭南所贪食的蚝,“当然只会得超越”——假如苏轼曾经到福建来谪居,那么苏家的后代,便或许永久都居住在三山两塔之下了。


至于福建南部的滨海城市泉州,所产生蚝更是自古负有盛名。《明一统志》载“泉州土产蛎房”,其间又以“晋江县洛阳江”所产者为佳。即使到了现在,泉州人对生蚝的喜欢仍初衷不改,家家户户简直都有主妇擅长的“生蚝菜”。

紫苏子


居住在海滨的福建人,必定对这般现象形象深入:旭日未升时,讨海归来的男男女女列坐岸边,手里捏一把小刀,干脆利落地将生蚝的软肉从硬壳里剜出来。空气里满是新鲜的海腥味,逐鲜而来的买家早已聚满岸边。


“冬至到清明,蛎肉肥津津”,眼下正是生蚝很肥美的时节。对于福建人来说,生蚝是承受度和受欢迎度都很高的一种海鲜。除满意门客的口腹之欲外,这种小生灵还在交通业和建筑业兼过职:在泉州,它不只曾用来构筑千年不倒的石桥,还能缔造通风、凉快的特征“蚵壳厝”。


清明前后福建生蚝很甘旨


福建生蚝的甘旨是公认的。每年冬至到清明前后,肥美的生蚝一波波上市,常引得一帮知味的老饕竞折腰。


生蚝吃法百样,从海蛎煎、海蛎饼再到浮粿、润饼菜,聪明的福建人绝不会让天赐的甘旨食材在单一的烹饪方法上画地为牢。当然,这种吃的才智从古人那里早就颇有建树。明人黄承昊吃遍了福建的闻名海产,郑而重之在《折肱漫录》里盛赞福建生蚝“其味冠海错”,竟是许多海产中的第一名了。至于吃法,他说“炙食甚美”,大约是今日盛行的碳烤生牦之类的做法。


到了郁达夫那里,这位多情的文人更不惜对福建生蚝的赞许之词。他坦言福建的蛎房较之江浙滨海一带所产,“特别的肥嫩清洁”。他更多情地以为,生蚝“价钱的廉,滋味的鲜”,比起苏东坡在岭南所贪食的蚝,“当然只会得超越”——假如苏轼曾经到福建来谪居,那么苏家的后代,便或许永久都居住在三山两塔之下了。


至于福建南部的滨海城市泉州,所产生蚝更是自古负有盛名。《明一统志》载“泉州土产蛎房”,其间又以“晋江县洛阳江”所产者为佳。即使到了现在,泉州人对生蚝的喜欢仍初衷不改,家家户户简直都有主妇擅长的“生蚝菜”。洛阳桥始建于宋仁宗皇祐五年(公元1053年),由名宦蔡襄掌管,前后历时六年有余。依据考证,洛阳桥建筑时,工匠们先将大石块抛入江中,在江底铺出一道矮石堤作为桥基。之后再用条石犬牙交错砌成桥墩,立于桥基之上。


不过洛阳江“水阔五里,波涛滚滚”,桥基的石块之间有罅隙,在高风激浪的击打下很简单被冲散;而桥墩和桥基之间由于海水的腐蚀效果,也不宜用传统的腰铁来固联。于是,爱吃海鲜又长于调查的泉州人,想到了一种纯天然的方法:用生蚝来固定大桥。


生蚝的繁衍才能极强且无孔不入,一旦与石块胶成一片后,用铁铲也铲不下来。大约是在日常日子中见惯了此事,泉州人尝试在桥基上种蛎,用它将松动、散置的石块胶粘在一起。事实证明,这事不只靠谱可行还行之有效,连官修的《宋史》对此事也颇多称道,连连在《蔡襄传》里提及。


本是盘中甘旨的生蚝,却在宋代意外投身交通工作且劳苦功高,无怪乎蔡襄要给它们颁发“制止捕捉”的特别待遇。宋神宗元丰年间,泉州知州王道祖乃至奏请立法:若有捕捉洛阳桥邻近的生蚝者,“徒二年”。


自宋以来,历朝多沿袭这一做法。洛阳桥邻近的生蚝大多能安心肠颐养天年,聚精会神在交通运输业上发光发热,这也算是人和动物之间一桩风趣的约好了。

“蚵壳厝”生蚝壳或是进口货

据考证,蚵壳厝的生蚝并非泉州“本乡制作”,而是来自东南亚和南海北部滨海


在泉州蟳埔一带,“蚵壳厝”肯定是一道共同的风景。它一般采纳内为砖、外为生蚝壳的筑造方法——内墙由杂碎土石或砖石砌成,外墙则层层叠叠以生蚝壳黏合。


风趣的是,泉州虽盛产生蚝,但“蚵壳厝”的原材料却不是“本乡制作”。相反,它是帆海年代的“进口货”,漂洋过海到此地发挥余热。


蟳埔旧时是“海丝”交易的重要港口之一。满载丝绸、瓷器的大商船从蟳埔港起航,沿着海岸线在浅海水域飞行。限于飞行才能,我国商船一般会在海南、马六甲、印度西南部港口等半途停靠,转换小舟后再驶往东非和北非。


返航的大商船因售空货品易重心不稳,需求一些“压舱物”来平衡船舶的重心。船员们因地制宜,将散落在海岸上的生蚝壳收集起来,变成压舱物带回。因而,生蚝壳很有或许的来源,就是大商船半途停靠的当地。


事实上,研讨贝类的学者依据生蚝的分类学,也得出了它来自东南亚和南海北部滨海的定论。上述这些半途停靠点都有泉州“蚵壳厝”的生蚝品种——“近江生蚝”散布,而泉州邻近及东非滨海则没有。


这些生蚝壳漂洋过海来到泉州后,被堆放到蟳埔海滨。元末明初,泉州屡遭倭寇侵扰,大众疲于奔命,无力营建新房。他们将散落的生蚝壳加以使用,打造成特别的“蚵壳厝”。


战乱之下的权宜之计,却带来了许多意外惊喜。泉州地区多雨水,生蚝壳的外墙能维护内墙不受雨水腐蚀。加上筑造房子时,生蚝壳以凸面朝上并稍向外歪斜,更利于排水。此外,生蚝壳能反射阳光,炎夏时节,屋里不会由于阳光直射而产生炎热之感。很重要的是,“千年砖,万年蚵”,得益于生蚝壳不怕虫蛀的特性,这样的屋子也更巩固。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