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吃货苏轼:被贬岭南却只顾着狂吃牡蛎

2018-11-22 11:25:22 文章 80

1100年的5月,元符三年时,苏东坡离开他很后的流放地儋州,回到大陆。再次取道大庾岭,他问岭上的一位老人:问翁大庾岭上住,曾见南迁几人回?被贬的苏东坡到了南边,到了烟瘴横生的南边。初到惠州的东坡不觉以为苦,给朋友写信说:到惠将半年,风土食物不恶,吏民相待甚厚。实际上,这是那位文人的豁达言语。后来,东坡觉得自己总算能够选择一个江南福地常州来安度晚年了,但没想到他到达常州一个月,就离开了人世。途中经过镇江金山寺,他看到寺里自己早年的年青画像,不由得给自己的人生写下总结诗句: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乌台诗案”之后苏东坡被贬到黄州。在黄州,苏东坡写下了大江东去的词赋,还煮了闻名的东坡肉。第二次被贬是到了惠州。在惠州,东坡写下了一首荔枝诗,还有那首《蝶恋花》:枝上柳绵吹又少,天边何处无芳草。在惠州,朝云很喜欢唱这首词,常常唱得泪如泉涌。尽管东坡以为岭南的粗糙米饭便过一生也得,但瘴疫还是夺去了他至爱的女性的性命。从此天边已无芳草。

朝云死后,孤单的老苏东坡又被贬到儋州。儋州日子乃至比惠州还差,难得吃肉,食粮靠船只运来。东坡只能以鱼虾作菜了。东坡幻想着如果阳光能止饿该多好啊。儋州什么都缺,唯一阳光充分。东坡很乐观,在岛上饱食椰子,还把椰子壳制作成帽子戴在他那颗巨大的头颅上。苏东坡在儋州,儋州父老教会了他食用生蚝这道美味。美食家苏东坡自己学会了烹制生蚝,觉得生蚝味道鲜美,就乐呵呵地写信给朋友说:“无令中朝大夫知,恐争南徙,以分此味。”通俗点说就是“雾草!海南的生蚝太好吃了!儿子,你千万不要通知我那些鄙陋搭档,那我就没得吃了。”

苏轼得了红眼病,他人通知他要少吃鱼肉之类的荤腥。老苏说:“其实我的脑子已经决定听话了,但我的嘴不听。”余患赤目,或言不行食脍。余欲听之,而口不行,曰:“我与子为口,彼与子为眼,彼何厚,我何薄?以彼患而废我食,不行。”——《东坡志林·疾病》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