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 | Let’s Shuck Off!与世界开蚝大师面对面

2018-08-24 10:31:31 文章 39




就在不久前,由上海普朗姆生蚝吧、北京斯普汇生蚝餐厅联袂举办的中国第一届开蚝大赛(又名:蚝赛力)分别于上海、北京、福州三个分赛区成功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开蚝高手纷纷上阵,进行了一系列精彩非凡、手速与体力的比拼。很终,来自中国的19岁小将李云熠以惊人的1.09速度,一举拿下中国总冠军、世界很快速度两项大奖,并将代表中国参加在爱尔兰举办的世界开蚝大赛。在此次赛事期间,主办方还特别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开蚝冠军们欢聚一堂,相互切磋技巧,真真可以称作是一场“蚝门盛事”。而这些“蚝门”大师,性格与经历都迥然不同,那么,会是什么让他们与生蚝结缘,又是什么成就了他们如今的“神”一般的“手速”?秘诀或许就藏在他们自己诉说的故事里。



Anti Lepik 安逖·乐皮克


Estonia 爱沙尼亚


安逖·乐皮克是爱沙尼亚TALLKINK集团的执行主厨。该集团是波罗的海很大的航运公司,拥有11艘大型邮轮,安逖对生蚝有着极大的热情,以16年的开蚝经验成功获得2014年和2015年世界开蚝大赛冠军,2015年欧洲杯开蚝大赛冠军,2014年和2016年北欧冠军杯第一名,以及2016年开蚝世界杯冠军。



“我打开了生蚝,而生蚝打开了世界。”


作为一名职业厨师,Anti的开蚝生涯已经持续了17年之久。“我很难形容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Anti说,“但我很清楚,我从一开始就非常享受开蚝的过程,也是因此而爱上了开蚝。”


和几乎所有的人一样,刚开始接触开蚝的Anti并不是一个奇才,他也是在经年累月的各种赛事、旅行、与同样喜欢开蚝的人的切磋交流中不断提升自己。“因为我工作的关系,我会为公司的船只、海鲜餐厅服务,因此就有很多机会接触生蚝。在那些开蚝活动,或者是不同的开蚝比赛中,我认识了很多朋友,这也让我受益良多。只有在这样不断的开蚝过程中积累经验,我才逐渐找到窍门,要如何来对付这些坚硬又鲜美的小东西。”Anti告诉我们,“养殖的生蚝通常有两种开蚝方式,而野生的则是根据不同品种各有不同。每种不同形状的生蚝其开启的方式都有微妙的差别,有时候甚至需要用不同形状的开蚝刀,才能开得干净利落。”


对于Anti来说,生蚝就像是美酒,每一只都有其独特的风味。“我很喜欢的还是爱尔兰的生蚝,但是即使都来自同一产地,生蚝的风味也总是因为其地域、水域、气候等不同而变化多端。而我就像一个生蚝口味的收集者,把这些风味都纳入我的收藏中。”Anti笑着说,“或者说,有时候与其称我们为开蚝师,还不说是‘侍蚝师’,我会去世界各地品尝各种各样的生蚝,然后用它们来搭配不同口味的餐点或美酒。”


当问起本次中国开蚝大赛,Anti毫不掩饰自己的欣喜,“能够在长城上开生蚝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过难忘的体验。所有的参赛者都是很好的,虽然我也遇到了一些不顺利的事——例如跟随了我15年的开蚝刀不幸折断了,这令我在大赛中并未获得很好的名次,但我并不曾认为自己是失败者。在这样强者中争更强的赛事里,要么胜利,要么学习,能够受邀来到这里就已经是一种荣誉。”


“生蚝就像是维持大海鲜活的养分,也是让我接触更广阔世界的钥匙。”Anti说,“我要由衷感谢生蚝赋予我的这一切——当我打开了生蚝,孰料生蚝已经为我打开了世界。”



Daniel Notkin 丹尼尔·诺金


Canada 加拿大


丹尼尔·诺金是开蚝大赛的常客。他曾独自横穿整个北美洲,收揽各项开蚝赛事的头衔:15次冠军、5次亚军和2次季军。目前他仍持有着加拿大开蚝大赛的冠军头衔。不比赛的时候他是个认真经营餐厅的老板,餐厅以他自己的名字命名。


“关于生蚝和我如今的一切,


都来源于我对大海的热爱。”


与Anti不同,来自加拿大的开蚝大赛常客Daniel则认为,并非职业令他接触了生蚝,而是他对大海的热爱令他拥有了现在的一切,包括职业、兴趣、爱好,当然,也包括开蚝。


“我对于大海的热爱渗透了生活的点滴。我们家在一个渔船码头边有一栋屋子,我的夏天几乎都在那里度过。”Daniel告诉我们,“我总是爱去捕捉龙虾、蟹、海胆,大海赋予我们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妙,包括生蚝在内——你可以把它当成是一种宝物,一种史前生物(生蚝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6亿5千万年);一种对于我们生存的世界及海洋环境至关重要的存在;或者,当然,也是一顿华丽的大餐。”


当问起对于生蚝这顿华丽的大餐,很喜欢吃的是哪个品种时,Daniel显然为难坏了:“哦,天哪!”他喊道,“我很爱吃哪个品种?如果要我说,我想我大概会用一位诗人的答案来回答你,当他被问起很爱吃那种生蚝时,我认为他给出了我心目中的很佳答案——放在我面前的那种。所有的生蚝都有它们特有的风味,这种风味的形成或许源自时间或地域的差别。它们持续变化着,每一秒都是此刻很完美的状态。而如果要说怎么吃,”Daniel接着说,“能够烹饪生蚝的方法太多,甚至可以说无所不尽其用。生吃当然是很棒的,但我还会用生蚝来炒菜,把它们加进早餐的煎蛋卷里,重油炸透,或者是把体积比较大的家伙直接放在底壳里煎烤,然后加入一些香料或啤酒……不论哪一种都无可挑剔。”


“开蚝就像是一种传递,把全新的经验和希望加入到他人的生活里。”采访中,Daniel还给我们分享了一个令他至今难忘的故事:曾经有一对年过七旬的老夫妇在他的餐厅用餐,他们穿着得体,能够看出年轻时的帅气和魅力。他们点了半打生蚝,而当生蚝上桌的时候,那位女士说这是给她先生的,因为她并不吃生蚝。Daniel问起原因,其实那位女士自己也并不清楚,可能只是从小都未曾吃过。于是Daniel就专门开了一只干净漂亮的生蚝邀请她与他同吃。那位女士吃完后非常开心,也毫不吝啬地表达了她对生蚝的赞美。“当我们为客人的固有生活增加了一些新的元素,用我们自身的经验,让他们有了哪怕只有一星半点儿的改变,而我们知道,这种改变会伴随他们,”Daniel说,“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例如,我可以非常肯定,那对老夫妇现在一定能够共同分享美味的生蚝。”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
'); })();